今天是 万年历
 
[加为保藏]
[设为首页]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信游娱乐招商中心 > 史海钩沉
徐无闻的艺术与人格精神
编纂: 东昌府信游娱乐招商网 来源 添加日期:2020-01-03 15:48:30

 徐无闻(1931-1993),本名徐永年,字嘉龄,四川成都人。三十岁后因耳疾更字“无闻”。1945年毕业于四川大学中文系。生前任西南师范大学教授,唐宋文学硕士点、书法教育与研究硕士点导师,中国书协理事,中国作协会员,四川省书协副主席,西泠印社社员。去世后重庆文联授予终身荣誉艺术家称号,为我国著名的学者型书法家、篆刻家和书法教育家。徐无闻先生以其学识渊博,修养全面,人品高尚而享誉书坛。生前与缪钺、启功、沙孟海、施蛰存、徐中舒、许宝驯等时贤交往甚密,作忘年之交,其才华和性情极得众人称许。启功先生在《徐无闻书法》序中叹道:“十年之后,竟有师友之谊相感不啻骨肉者,于以征先生教泽之深且远矣” ,可谓的评。今不雅观摹先师遗作,忆其音容笑貌,念其教泽德馨,无不感叹深思。

  (一)
 
  作为四川大学的高材生,无闻先生受到过很好的家庭和学校教育。父亲徐寿,号益生公,精书画,好交游,喜保藏,对年少的无闻先生影响至大。无闻先生在其父易箦后编成《鸿溟白叟游艺留珍》一书,以作纪念。除幼承庭训外,先生先后受学于周菊吾、易均室、沈尹默、方介堪等国内名流。先生虽然早慧,但仍刻苦自励,好学深思。周虚白(阕室)先生在《徐永年墓志铭》中曰:“永年博学而艺事多能,虽继承家学而转益多师。书法如沈尹默、潘伯鹰;篆刻如方介堪、周菊吾、易均室,或日夕过从,或闻道往访,皆执恭谨閟奥窔,故能成其深。历览山川参稽古迹,得自然之薰助,故能成其大。有承传而后有创造,有实践而后有会通,永年有焉。故其问文无不引征赅洽,析理入微,人亦无以难之。所谓守己有度、伐人有序者邪。”(《徐无闻墓志铭》,周虚白教授所撰。徐寿之铭亦为周所撰,前后相差不久,现在青城后山徐先生墓处。周为四川大学资深教授。因此文所引为原作复印件,周先生手写体难辨认,个别地方未必准确。)周先生将无闻先生的成功之处总结得非常清楚。历来成功的书画大师都是深挖传统而取法自然,所谓表里交相养而成就其艺术的人生境界的。无闻先生生活在西南最有深厚文化传统的四川平原,不仅奇山雄水塑造了其伟岸的胸怀,并且处在文艺巨匠辈出的蓉城、锦江之畔的成都,唐时杜甫有“锦江春色来天地,玉垒浮云变古今”之句;宋时黄山谷有诗“家在成都万里桥”之句,对风光秀丽的蓉城做了歌颂。而成都的人文环境在全国也是名列前茅的。徐先生曾刻有“司马相如同里”一印,用以自励。乡贤的治学热情和刻苦精神,常常激励徐先生自强不息的决心。19世纪70年代初,已经初有书名的徐无闻先生,曾专程到上海和温州拜沈尹默、方介堪为师,其好学精神令人感动。
 
  徐先生学习乡贤或时流,更注重其人品与艺品的统一。他在纪念潜江易均室先生的诗中云:
 
  吾师易稆翁,清节拟贞松。潜德俗难识,新诗穷后工。沧江悲夜月,锦里哭西风。愚拙非王粲,遗书感蔡邕。(《除夕感旧二首》,《徐无闻论文集》)
 
  徐先生对易先生的尊敬,不仅仅是对其诗文的赞赏,并且更注重对其诗文中的“清节”、“潜德”表示由衷的赞许。古人所云“先器识而后文艺”,“德成为上,艺成而下”、“先文后墨”等,不外就是要求为艺者,首先应立品,品高则下笔不俗。我们可以理解这“品”是心胸、气质、德行、见识、学养的综合表示,不该拘泥理解为道德伦理意识。表示在诗文书画中则是一种雅逸超然的气息、格调和韵趣。中国文艺最具有表现人的内在精神的功能,注重神采为上,形质次之,不雅观艺如不雅观人。人因艺传,艺因人弘,这是历史告诉我们的规律。
 
  (二)
 
  徐先生的艺术,可以用“清健雅逸”、“秀润潇洒”来形容。
 
  先生耳聋,在一方印作中表白了志向:取“无闻”之名,一是为了甘于“默默无闻”,只问耕耘,不问收获;二是为了“永去浮名”,不问世间俗事,我想他更多是取韩愈“不病无闻,病其晔晔”之意。先生的孝行是出了名的,正如周虚白先生《墓志铭》所云:“永年承孝友家风,立身行己,直道如弦”。这种高尚的人品反映到艺术中也是如此,那就是不媚俗的品格。
 
  徐先生的文艺创作,虽然多样化,其艺术中包容的人格魅力主要表现在学有渊源,意不循俗,善待别人,不避己过。先生强调文史哲的广泛修养,加以艺术实践,不要追逐时风,而应在深入传统经典的基础上来求创新。初学者不能妄谈创新。他在1998年《戊辰试石偶作》诗中云:
 
  夜中不能寐,起弄石与刀。篆刻虽小道,成赖积年劳。虚名误学子,炫世徒皮毛。游艺不循俗,风格斯可高。峨峨丁钝老,千载仰清标。
 
  无闻先生在1991年《自题篆刻拓本立轴》中又反复声明了这一不雅观念:
 
  莫谓雕虫计,惟凭石与刀。植根在篆籀,润泽赖诗骚。立意不循俗,风规斯可高。白头期寸进,不负此生劳。
 
  先生反对过分的追逐时风,尤其是为了入展或获奖而摹仿评委之风格。他特意刻了孙过庭《书谱》中“古不乖时,今不同弊”八字朱文,在边款中题道:“此八字,是吾箴。行无惑,必有成”。在徐先生的艺术实践中,他一以贯之的实现了本身的艺术主张,并且在生活态度上也是如此。学习古代之精华,取法自然之物象,陶融心中,自成高格。而“不循俗”并非就是不学时人,而是不学其弊,克服时风不良的一面。对于时贤的优秀成果,当然应该去研究和学习。他在多次书写的自集联句中有“处世当知今日事,作事正须少年时”、“勤旧学不懈夙夜,辟新知时有见闻”等句,可见其力身行事之一斑。徐先生在1990年不雅观赏了山东嘉祥范氏墓所出铜印后曾作有长诗,最后写道:“我之重此印,直是敬其人。三年鸡黍会,千载有余情。寄语后来人,人生贵信诚”。无闻弟子、四川美院李伟鹏先生在印存跋文中云:“(先生)印风影正醇和,才情并茂而绝去怪诞浮躁”,可谓一语中的。要想克服时俗流风对书画创作者的不良影响,先生认为一是潜心古人经典,而是投身自然,感悟自然。他在1990年为蒲逵所写的行书横幅中,摘录了他游黄山诗二首,其中一首云:“壑深山峻兴云雨,土薄室坚长劲松。奥秘天留谁有会,立身行事可成功”。至今这幅作品还在我处,每睹遗泽,唏噓良久。先生之心,日月可鉴;先生之人,冰壶秋月。
 
  (三)
 
  徐先生最好画墨竹,并且笔法生动,繁而不乱,颇得宋代文同之神韵。他在《题自画竹》中云:“画竹颇亦难,笔常与心左。潇洒出风尘,我思文与可。”他认识到要学到文同的笔墨精髓,首先要学文同做人的超然,不逐俗尘,人格独立,才能写出竹之真态,亦是人的真情。1992年在书法创作中,甚得合作之趣,作《感兴》云:“老去书犹拙,尚期得寸进。晴窗笔砚精,起我临池兴。”在1984年的《题谢无量自书诗卷》中云:心手相忘意自贤,啬翁诗卷蕴金丹。世人苦被虚名误,笔不生风画虎难。
 
  徐先生认为,只有超越虚幻名利的藩篱,才能进入到物我两忘、心手合一之境界。功名本是人生不成缺傲幽,实至名归本无所厚非,但虚名却是妄念,易误人子弟。1982年先生游兰亭时,对晋人王羲之最后有“终焉之志”的乐山乐水情怀表示赞赏,并表达了本身的意愿,作《山阴兰亭留题》二首:
 
  兴酣落笔领群贤,一序临流万古传。逸少风规真未远,我来依旧见崇山。
 
  放浪山川少长集,永和当日此流觞。天机妙会忘心手,何计千秋论短长。
 
  学者风范要求学术的严谨,而文人情怀则怀抱的萧散,而真正有作为的学者或文艺家,都会将二者结合起来,互相补充。因为一个书画家或文学家,总离不开具体的感性体验,更离不开抽象的理性升华。理学家程颐虽认为诗是“闲言语”,却留下了“道通天地有形外,思入风云变态中”之名句;朱熹提出“文从道中流出”的不雅观点,更留下了“问渠哪得清如许,为有源头活水来”的名句,充满了理趣,启迪后学。
 
  无闻先生的诗人气质,表现在书画中则是秀润清健,飘逸不凡的个性特点。而只有达到“洗尽沉滓,独存孤迥”的境界,才能有所飞跃。他在《书学随札》中论述黄道周的《山居诗》时说:“在明代众多书家中,黄石斋很突出,很有新意,表示出鲜明的个性。大幅行书的豪宕,长卷小楷的清峭,用笔劲拔生辣,没有半点甜熟庸俗,深具阳刚之美。”这是切中肯綮的评语,也是他在努力追求的目标。而作为专业性的艺术指导教师,必需对技法有深刻的研究。他刻有“有乖入木之术,无闲临池之志”白文印,显示出不懈努力的决心。他在跋所临《雁塔圣教序》中云:“临《雁塔圣教序》须执管略高,全以肘运,方可以仿佛其空灵飞动之意于百一”。他在教学中亲自示范褚遂良楷书的空中落笔法,认为在快、准、稳三方面,必需要悬肘悬腕方能做到。而一般人写字因握笔太低或枕腕之故,只能写出绵弱无力的线条。他在《篆隶书法简论》中对于初学者为求篆书的均匀之美,竟然烧去笔头的做法作了批评:“烧笔头之所以错误,是不懂得篆书乍看是有提无顿,起止藏锋,但实际上仍然